位置:首页 > 友情文章 >

老家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29 06

我梦见老家了。那坐落在岁月拐角的老家。是否又在惦念着那些外出的游子,拼命的呼吸着来自外面的新鲜空气。好让自己的生命延续的更长,让这片土地依然有着不曾减退得热量,就是为了等待着我们回去看它的身影,回去静静的聆听它的乡愁。

那山那水是否依然还在时光中找寻着那曾经我们与之存在的一抹气息,找寻我们之间曾经相处的美丽情景。离开老家的光阴说长也不长,说段也不短。短到好像昨天才喝过山上那甘甜的泉水,长到我们已经到了而立之年。老的街道,老的土地,老的房屋,以及左邻右舍我的越来越老的父老乡亲。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离开老家,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原本那些健壮的房屋,整洁的院落,开始一天比一天颓废,没有了鸡鸣狗叫,没有了欢声笑语,整个

村庄变得鸦雀无声。

它迅速的衰老。也许受不了人去楼空的打击,本充斥着欢声笑语的邻居老屋一下子没有了人存在的气息,就像老人没有孩子陪伴一样,失去了命运的支撑。

老屋没有它需要保护的对象,再也不能为主人遮风挡雨,它不再是曾经那个制造温馨的载体。也许觉得没有自己存在的意义,所以在那段时间,它衰老的很快,那夕阳下勾勒出萧瑟的背影,无比的清冷。也许那些树木,杂草不忍看老屋那么寂寞,动了恻隐之心,在墙角,在屋顶疯狂的生长着。树上的枣子的累累挂在枝丫,红着喜人的脸蛋,让自己新鲜地生命填补着这放荒的场景。一阵微风吹过,枣子扑嗽嗽落在了杂草中。不管是春天的花朵还是秋天的果实,四季轮回中都是让老屋在这时光的孤寂中找寻到一丝安稳的气息,在萧条中找寻到自己存在的一点意义。

也只有到了年末的这几天,外出的游子们,在曳然而至的忙碌中忽然就有了那一抹乡愁,那一腔牵挂的热情,去寻找那安放灵魂的栖息地。

可是好景不长,本来价值失去之后,一些陪伴终将离去。所以老家离开了我们注定了孤独,那些杂草经不过四季的更替,到冬天,枯萎着生命,零七落八的躺在地上,有的耷拉着脑袋,像是等待着命运的洗礼,每到这时,年迈的留守老人会拿着斧头砍掉杂草,在修整中期待回老家的人们。这时又只是留下老屋孤零零地在这岁月中,没有了杂草的陪伴,它更加的萧条了,也许杂草不仅温柔了它萧瑟的岁月,同时也惊艳了它的流年,因为杂草的陪伴,它不再孤单,因为杂草的萧条,老屋还是可以见到它亲爱的主人,可以在清冷的岁月中,可以找寻到一丝曾经温暖的气息。

junzilan

2016nian7yue10

上一篇:<< 有关发呆

下一篇:哪  >>

更多>>精品推举
更多>>最新图片新闻